首页 > 清明专刊 > 正文
志愿者为志愿军烈士寻后人 公布近300烈士名单
发布日期:2017-03-30  作者:

最近,一份记录着河北籍近300名志愿军烈士的名单在微信朋友圈不断转发,这是近年来志愿军后代在朝鲜安州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扫墓期间,根据墓碑上的信息记录并拍摄下来后,再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官网上的信息,按照河北省11个地市进行对比整理出来的。“60多年来,很多烈士后人一直不知道自己亲人的遗骸在何处,只能隔空寄托哀思,我们就是想通过公布这份名单,找到烈士的后人,让他们知道亲人的安葬地,让情感有所寄托。”寻亲志愿者徐忠珍说。


  本报记者 马冬胜

  志愿军烈士名单公布以来

  志愿者手机几乎被打爆

  昨天从8点开始,沧州寻亲志愿者徐忠珍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,都是在微信上看到志愿军烈士名单后,打来询问详情的,也有提供烈士相关信息的。自春节前后,全省11个地市近300名志愿军烈士的安葬名单通过微信或贴吧陆续整理并公布出来,徐忠珍的手机每天都处于这种状态,往往要忙到晚上10点。由于徐忠珍平时都是用手机上QQ和微信,一个手机常常忙不过来。“我们帮着寻亲都是纯公益的,不过再累再辛苦,当看到有烈士亲人终于知道长辈安葬地的信息激动得落泪时,我们都特别心慰。”昨天,徐忠珍在百忙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  王家廷,籍贯张家口市蔚县南岭庄乡东双塔村,1920年11月出生,1950年5月牺牲,另外还注有详细的部队番号信息。徐忠珍说,昨天,王家廷的侄孙子在看到名单后打电话给徐忠珍,根据他父亲提供的情况来核实自己大爷爷王家廷的信息,通过核实,已基本确认。此外,昨天,邢台籍烈士栗文科、衡水籍烈士牛景瑞的亲人也相继得到了确认。“经过核实、查对后,我们会应烈士亲人们的要求为他们发去详细墓址及相关照片、视频,完成很多家庭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夙愿。”

  徐忠珍感慨地说,打电话或发信息询问烈士情况的大都是侄子、侄孙辈的,他们也是替年迈的父亲或爷爷来实现多年的夙愿。“烈士的子女很少很少,可以说几乎没有。”这些烈士当年大都还没有结婚就参军上前线了,他们把自己的热血洒在朝鲜战场上,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实现了保家卫国的大业,以至于都没有自己的子女。他们的舍身奉献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后人纪念和敬仰。

  徐忠珍也是一名志愿军烈士的后人,当年她的爷爷就牺牲在朝鲜战场上。她从2014年开始寻找爷爷遗骸的下落,直到现在,依然没有任何线索。“只是知道在朝鲜的金城,但不知道在哪个烈士陵园。我小的时候经常看到奶奶偷偷抹泪,但奶奶很少提及爷爷。虽然我至今没找到爷爷的下落,但每接一个电话,我都能感受到大家的心情。虽然我们素昧平生,但身为志愿军烈士后代,我们的心是相通的,这也增强了我继续寻找爷爷遗骸的信心。”

  志愿者建了个“寻先烈”QQ群

  帮忙找到几十位烈士

  在义务寻亲的志愿者中,不止徐忠珍一人。志愿军烈士后代们在网上有一个“志愿军后代寻先烈墓园”QQ群,祖籍沧州东光县的杜粮存是群管理员,对情况更熟悉。昨天,记者也联系到在北京工作的杜粮存,他同样也是志愿军烈士后人,他的大伯当年牺牲在朝鲜战场,没有子女,如今大伯安葬在朝鲜平康的烈士陵园。

  杜粮存说,早在2012年,全国就有志愿军烈士后代在做这件事。开始是个人行为,2014年,烈士后代康明建了个“志愿军后代寻先烈墓园”QQ 群,全国各地很多志愿军烈士后代纷纷加入进来。因为战争和历史的原因,志愿军烈士牺牲后就埋葬在异国他乡。很多烈士后人不清楚安葬地,苦寻多年依然没有结果。近几年,有烈士后代们去朝鲜、韩国扫墓,在为自己亲人祭扫的同时,也会拍下墓园里其他烈士的墓地照片和视频。回国后,他们按照省份进行分类,之后再细分到各市,以此来寻找烈士亲人。比对细分烈士名单的工作非常繁琐,都是志愿者在工作之余完成的,有时出现同音不同字或重名等情况,都得查档案,仔细甄别确认。

  沧州籍的志愿军烈士名单中一共有30人,截至目前,已经有29人都找到了亲人,仅剩下一位烈士,“王连贵,籍贯东光镇北街,番号38军,出生日期1930年4月,牺牲日期1950年。”如果有知情者,希望能尽快联系。此外,其他地区的烈士亲人也陆续有确认的。石家庄打电话咨询的人很少,目前仅有一位烈士的亲人取得联系并确认。“接下来的寻找会更加艰难,一些烈士留下的信息不完整,这会给寻找工作带来很多困难。就算只剩下最后一名烈士,我们也不会放弃。”

  杜粮存强调,他们的想法很简单,只是想为烈士的后代搭建一个寻找亲人安葬地的平台。不会向志愿军后代收取任何费用。凡有人借用他们的名义进行商业行为,都可以向他们反映。